Ladybird

楚恺|金发尤物

>监狱风云(OZ/美剧)AU,顺便安利这部剧

>OOC不是常有吗

>纯嫖金发,写梗不写文,无车无情节

>即使是梗,没有任何文笔,致呕作文预警

>除了慎看不知道说什么好。



Emerald City in Oz

“哔——”监`狱大门的打开带来片刻沉默,下一个瞬间所有人突然像疯了一样开始起哄:“天呐,快看那个人,那头该死的金发……”口哨声,尖锐的笑声和讽刺,以及拍门,撞击栏杆的声音把狱警的哨声都淹没进去。

“嘿,长发公主(Rapunzel),”一个黑人在二楼往下喊,“让我顺着你的头发爬上来喂你吃巧克力棒怎么样?”,这句话引来一片口哨声和嘲笑,但是他说话的对象仍然置若罔闻,走进狱`警安排的房间里。然而透明的四壁遮不住任何人带着各种意味的视线,金发帅哥把怀里领到的东西扔到下铺——上铺是一个黑`人,浓烈的体味完全遮不住他磕过`药的糜烂气息。那个人朝他的金发伸出手:“小妞,你来错地方了吧,这儿是男——”声音戛然而止。

“我不是小妞,还有,不要碰我的头发。”黑人的手腕被紧紧捏住,痛得无法动弹。

“好吧,好吧,当然。和平(peace),和平,伙计。”黑人的手腕被松开后躺回床上。得庆幸他的脑子现在正在天堂,不然刚进来就是一场恶劣的斗殴事件了。

恺撒把头发拨到肩膀后,朝门外走去。

楚子航,你在哪里呢?

 

 

Italiano

“喂,芭比。”

一个黑色头发的白人拦住恺撒。“在奥兹,最重要的就是结伴。你需要我们。”

“不,我不需要。”恺撒绕过他向前走。

“你该不会以为你拒绝了我们你还能在这里好过吧。”黑发男人跟在他身后说道,带着令人思乡的西西里口音。

过得好不好并不是难题,但是要在这个地方干成点什么,也许“老乡”是最好的掩护。他回过头,缎子般滑过肩头的金发惹来附近的一声口哨。

“……兄弟,或许,你可以帮我找个人吗?”

“我能说什么呢?欢迎加入。”黑发男人热情地露出一口整齐的白牙并友善地伸出手。

“恺撒。”恺撒回握他伸出的手。

“噢,恺撒你好,我叫卡斯卡*”看到恺撒冷下的脸耸肩笑道,“开个玩笑,我叫马力欧。”

“你好(艹*),马力欧。”

打过招呼,恺撒就转过身向前走了。马力欧继续跟着恺撒,盯着他背上的金发说:“嘿,为什么不叫‘狄安娜’*?哈哈,仍然是一个玩笑~但是,”他语气轻松,但是表情毫无笑意,“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你呢?”

“你的家族不太关心在华侨胞,对吗?”走在前面的恺撒蓝色的眼睛瞬间变得冰冷起来。

 

*1:提刀要杀凯撒大帝那个人。

*2:你好Ciao,读音似“cao”,恺撒玩的读音梗。

*3:罗马神话中的月亮女神

 

 

Canteen

“靠,原来那个布兰妮宝贝是意佬(dago)。”弗雷德扭过头看了眼那个金色的背影,无不遗憾地和对面的巴克豪斯说道。“来晚一步种族都变了,Oh Bella ciao Bella ciao Bella ciao ciao ciao~*”

“他长得多么的雅利安啊。”巴克豪斯叹息着,“至少我们可以找机会让他变成雅利安的人`妻,你知道。”

兄弟会的几人互相对视着,不约而同地挂起一副淫`荡的笑脸。

这样的笑被一个妖艳贱货打断,“走开,死基佬!我艹!”那个人在弗雷德身边坐下的一刹那,他几乎跳了起来。

“别这样嘛帅哥~”厚涂的玫红色的嘴唇张张合合,惹人恶心。

“额,不是针对你个人,”巴克豪斯承认这种人若果不能烧死他都没有第二种处理方法。“我是说你们全体玻璃,为什么不去死呢?”也许一个女人用一支唇膏就可以搞定全脸的化妆,但唇膏的颜色不应该是玫红色。“为你白皮肤感到骄傲吧,待会踹死你我们会留着你的JB。”

“人家没有那种东西啦~男孩们,要听一个消息吗?”

“不想从你嘴里听,快滚。”费雷德尽力远离身边凑上来的人。

“就算是关于那个金发妞(blondie)呢?”

“先把你的脸从我的饭盘上移开。”

“okay~现在我只知道他要找个人,在翡翠城,一个华`裔。”

“为什么?”

“谁知道呀,也许这就是米饭皇后(Rice Queen:喜欢交往黄人的白人女生)吧。”

 

另一边。

“你说你要找一个人,谁?”恩尼奥晃了晃手里的过期牛奶,然后一鼓作气灌进肚子里。

“中国人,他也在翡翠城。他叫楚子航。”

“嘿,为什么要找中国佬?”另一个姜红色头发、带着一脸雀斑的人问。

“……不管你的事。”

马力欧又笑了,露出牙齿:“wow,是谁这么狠心会和我们的艾尔莎(Elsa)过不去呢。”

恺撒扯起一边嘴角,没有说话。

 

*:ciao bella ciao  姑娘再见,意大利民谣。 



Come

 “恺撒。”又一个黑色头发的人挡住恺撒的去路。

“楚子航。”恺撒笑了。

楚子航耸了耸肩:“听说你家人(family)在找我。我自己过来了。”

“他们不是我家人,你才是。”恺撒示意他一起向另一个方向走去,前面是一道门,也许是仓库之类的什么地方。“在这里过得怎么样?李小`龙。”

“人模人样。你不应该进来的。”楚子航跟在恺撒身后,注意到两人的背后已经多出若干视线,直到他们消失在走廊。“——但既然你来了,你怎么进来的?”

“持`枪`杀`人`未遂。哎呀,我能怎么办,我好想你。”恺撒朝守门的狱警点点头,通融过的狱警听见最后一句话,揶揄地看了两人一眼扭过头走开了,还没等两人进门,他就对另一边的狱警八卦起来,“他们从背后看起来是不是像阿斯加德兄弟*?”

“我老婆说那对兄弟,干对方(fucking each other)?”

“这也正是我想说的。”

“啊,亚洲人,我还没试过。”两个狱警对视着淫`笑了起来。

    “不好意思,大佬。我听说我们的朋友,和一个中`国佬(Chinaman)搞上了?”一旁假装自己路过的马力欧笑容可掬地攀谈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不回去问你的姐妹呢。”

 

狭窄的仓库里,恺撒从裤兜里掏出一个橘子拨开,分了一半给楚子航。“那个老不死的。如果不是你在这里……”

“毕竟他是校长。辛苦了。”楚子航盘腿坐在一个箱子上,用脚把刚刚画的地图痕迹擦掉,“这个案子没那么简单,你小心一点。”

恺撒靠在货架上,声音变得闷闷的:“……你也是。”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寂静的仓库隔了一道厚重的门,还能听得见外面的musilin祈祷的声音。

“差不多该走了——”楚子航站了起来,“话说,我原本还没想过在监`狱里出柜。”

“没想到男人也那么八卦吧,绯闻监`狱男孩。”恺撒被逗笑了,他直起身用手梳理头发,然后夸张地甩动它们,像个戏剧女王。

“是啊。你的头发要一点氨基酸护发素吗?”楚子航扬起嘴角拉下裤链。

恺撒保持着名媛语气惊叹:“哦,我可爱死它们了!”他在楚子航面前跪了下来,“这次快点,要熄灯了。”

 

*阿斯加德兄弟:对,雷神索尔和洛基。

 

 

End

“日!你闻起来就像刚打完炮的公厕,布鲁克凯蒂*。”恺撒的上铺在床上凑近他嗅了嗅,退后了说道。

“滚开。”恺撒不仅没有不开心,关灯后,他甚至在黑暗中舔了舔发梢。

 

*Brook Candy:(糖果婊)美国女歌手,金色长发,有首歌《Don’t Touch My Hair Hoe》



--

对不起瞎了你们的眼,不过我想给你们看这个好吃的AU呜呜呜

为什么我要写橘子,但是这是在OZ出现过的网红水果。

评论(26)
热度(71)

© Ladybir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