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dybird

我想给你讲故事

>设定为「已结婚的笨蛋夫妇」

不知怎的楚子航和恺撒有了个儿子,黑色头发蓝色眼睛非常可爱。两人第一次有了共同的生活目标——为儿子创造幸福生活。除了过分奢侈的日用品,他们给小婴儿买了一堆故事书。因为“晚上给小朋友讲故事哄他睡觉很浪漫”,某意大利人说。

这是讲故事的时候发生的故事。

有一日。
恺撒兴致冲冲地拿了本童话拉着楚子航爬上婴儿的床(“买大床就不会摔下来了吧”),来一个“幸福的一家三口睡前温馨的读书时间”。正当恺撒酝酿好情绪准备声情并茂来一段朗诵(可小婴儿在这期间睡着了),楚子航一个挺身站起:“你先读,我给儿子热杯奶来。”

恺撒顿时不乐意了:“为什么不叫丽莎(女仆名)?你又没有奶不用亲自去啦。”

都这么晚丽莎已经走了。楚子航默默地想,丽莎也没有...水吧,“你有奶,昨晚吸你舒不舒服?”说完还伸手隔着恺撒的睡衣捏了一把乳首。

“噢好痛!”恺撒对楚子航的手毫无防备,就这么被一掐整个人弹了起来,“你个变态!我要揍你!”还把童话书也摔开。为了保证小婴儿的安全,地板铺上了又厚又软的毛绒绒地毯,书落到地上没发出一点声音。楚子航立刻指了指小婴儿,把食指竖在嘴上示意他“低声点,儿子睡了”,低声说:“出去谈。”

恺撒的气在顺着楚子航的手看向宝贝儿子的时候就消了大半,但他决定保持着生气的姿态让楚子航下跪求原谅,于是也放低声音:“那回房!”

恺撒轻轻走到小婴儿床前,满脸温柔给他掖了被子道晚安再啵地给儿子一个甜蜜的晚安吻。楚子航看着这一幕心都软了,直到看见恺撒回过头来的凶神恶煞的脸。

恺撒没有给楚子航缓冲的机会,走上前扯着楚子航的衣领往门外甩,楚子航这回也被激怒了,冷着脸扭恺撒的头。两个人就这么互相拉扯打斗进自己的房里——当然,他们中的某个走之前还不忘贴心地帮手关上儿子的房门。

很快两人房内就传来“子航航啊嗯”的声音。

还据说后来“去热杯奶”变成了一种暗号。


又一日。
小孩长大了些可以说话了。傍晚两夫妇就凑到床上给他讲故事,也好好地准备了热牛奶。

“从此,王子和骑士幸福地生活在一起。讲完啦~喝杯牛奶歇一歇就睡觉吧~”恺撒把整个故事改得乱七八糟还很高兴,而楚子航看着他读书也很高兴,拿过牛奶抿了抿,对儿子说:“有点烫,帮你吹吹。下次要自己来。”

恺撒看着楚子航吹牛奶,头昏脑热心生一计,抓着杯底往上一倒,半杯牛奶就阵亡在楚子航的脸上。“啊...”yanshe了。恺撒夸张地用嘴示意出这个词,使劲开始嘲笑人。

楚子航愣了一下,冷静地处理好自己的脸,没有让牛奶滴到自己衣服上以外的地方。然后又重新走去倒了一杯奶回来喂了儿子,还哄他早点睡下了。

一连串顺畅的动作吓得恺撒差点咬断自己的手指。

“来吧,给他妈咪的晚安吻。”楚子航示意恺撒过来给儿子陪睡的最后一步。恺撒没敢反对他的“妈咪”,迅速给儿子一吻就站出房门乖乖等着楚子航关灯关门。
但是直到他们俩也睡觉了楚子航也没对他做什么。

更吓人了。

两人在黑暗中躺着。楚子航转过身搂着恺撒的腰,吻着他后颈:“我没有怪你。”

“我相信你。”并不!

“我永远爱你。”

“我也...”

“不,我还是不能让你那么内疚。”

总之,他们的儿子对第二天妈咪不同往日的做事顺序感到奇怪,他本应先做完早餐再洗脸的。


再一日。
小孩上了学恰巧和路明非的女儿一班。

“妈咪,今天路菲问我以后想要儿子还是女儿呢。”

“这么早熟......她要给你生孩子吗?我觉得路菲这个名字不够好,你该找个blablabla......”

等恺撒抬起头才发现楚子航唾弃的目光。

“......也对哦,可能没有孩子。”

楚子航慈父地摸摸小孩的头,看着他软软的脸和水下宝石一样的蓝眼睛——和他妈咪一样:“我觉得会有,但不一定姓楚罢了。”

恺撒一拍大腿怒:“我们儿子他儿子怎么能不姓楚呢!我儿子那么强!不会有被别人推倒那一天的!”

楚子航点了点头同意他,然后走进厨房。

“妈咪,你不是说我姓加图索吗?”

“......”

结果小孩户口本上还是姓楚了,而英文名叫加图索。


还有一日
路明非过来看小孩。

“哇让哥哥捏捏你可爱的小脸蛋灭哈哈哈~”路明非玩完人家的脸又感叹:“好像有个侄子一样,真好~”

“侄子?”恺撒对辈分关系的繁杂称谓感到困难。

“就是哥哥的儿子。生了女儿就叫侄女。”路明非也不知道自己明不明白地解释着,然后又机智地举了一例:“比如师兄是我师兄,那你是我师嫂——”

“才不对,你是我的人,你该叫楚子航姐夫!”恺撒自信地打断路明非的话,然后转向楚子航寻求肯定。楚子航顶着一张学术脸赞同了恺撒的话。

“哎不对,”恺撒后知后觉,“楚子航才是嫂子啊?”楚子航在他身后严肃地摇了摇头。

路明非痛苦地捂脸,搞基真烦恼。♞

评论(12)
热度(51)

© Ladybir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