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dybird

儿童节

>杀手楚x全息投影恺
(真·无法触碰hhh)
>仅一段

这是楚子航最后一次见到恺撒。

金色长发与海蓝眼睛与以往一样璀璨,周身围绕着天使的光辉这一点也没有改变——但那是虚拟的象征。恺撒一改以往的傲慢,平视对方,甚至微微地歪了头,整个人看起来温柔得不得了。

“子航,生日快乐。”恺撒很认真地祝福着。

楚子航可高兴不起来,今晚是更新的日子,再过几个小时他会见到一个全新的、被格式化过的恺撒·加图索。而且据说相貌比原来更精致,真实度更高。

仅管这是恺撒第一次喊了他的名字,只喊名字。

为什么是今天?

恺撒见楚子航没说话,向前走了一步:“不要不开心,明天我会漂漂亮亮地重新站在你面前。比原来更漂亮。”可能记忆也被清除得很漂亮。

楚子航深深地看着面前的人,深到看清他脑后的沙发、挂钟、白墙壁,卧房门。一个虚拟的人物形象,像一股烟一样容易散开。

那只透明的手摸上了楚子航的脸。他甚至来不及闭上眼睛装出突然被碰的非条件反射——什么感觉都没有,哪怕只是温度。可他那一瞬确实顿住了呼吸,他是真的怕恺撒像烟一样被吹走。

“我一直想这么做来着,”恺摸在楚子航的脸上做出摩挲的动作,“数据库说东方人的皮肤比较细腻,果然是真的。”

别说了。楚子航喉中泛着一阵一阵的酸痛感。

什么感觉都没有。

“抬起你的手让我牵一下。”恺撒放过楚子航的脸,向他仰仰头半是命令半是请求。

楚子航顺从地伸出手,在半空中孤零零地用力维持,期待被托起。

恺撒用双手捧起楚子航的,“你的手好暖,和我想像中一样。”他点了点头,然后慢慢把楚子航的手往上托。动作极慢,而恺撒的眼睛一直望着楚子航的脸,一点都不分心。终于,楚子航的手紧贴着恺撒的脸。是这个形状吗?似乎比想像中细一点。

“哈,我的脸都被你捂暖了。”恺撒似乎很愉快,眯着眼睛感受对方的温暖。

什么感觉都没有。脸颊的冰凉或者柔软。只有自己的眼眶发胀如此痛苦,手臂也因为刻意适应恺撒的手的速度酸痛不已。

“你知道为什么摸不出来我的脸的感觉吗?”恺撒保持着原来的姿势,在一片沉寂中忽然发问。

楚子航摇了摇头。

恺撒对他的回应很满意:“因为我太软了,你的手有太厚的茧,根本什么都感受不到。”对,你的手握了太多不可爱的武器。

楚子航忍不住把手抽了出来。“——”

他清楚地看着恺撒的脸唰地变白。

脸红本来就只是些后期编码。他恶意地想并想以此获得少许快乐。

我的手一直是冷的。

对,比心还冷,尤其是现在。

评论(11)
热度(6)

© Ladybir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