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dybird

试写ABO设定2

 

卡塞尔omega同胞讨论小组热烈欢迎您。

每天下午恺撒都会受到小组的邀请来到他们的活动室,大部分来请他的人都是顺便推销自己的。即使他这个荣誉会员有个女朋友。

大概诺诺也在邀请之列,可她总不在她该在的地方。恺撒看着她的办公桌耸了耸肩。

“当然,我会准时到场的。”恺撒挤出一个灿烂的笑,“但在这之前,如果你不介意的话——”他低头看了看桌上的一堆文件。

“当当当然,我不会打扰您的工作,谢谢您的支持,再见!”对面的omega女孩为他那口整齐的大白牙脸红心跳,像兔子一样蹦起来走了,留下淡淡的omega甜味。恺撒咬着笔杆,觉得如果诺诺不在自己身边,他总有一天要去找那些甜丝丝的小姑娘。

诺诺作为他的挚友、伴侣,总是在他身边无条件支持他,同时给他成正比的作为omega的挫败感。但是诺诺并不清楚他内心居然有这样下贱的想法。她是如此体贴、善良、热心肠。

假如可以倒转过来,由他保护诺诺。恺撒烦躁的想着,无意识地转动手中的钢笔,然后把它扔了出去。金属在玻璃上划出一道痕,和别的划痕叠在一起。

……

“我们是omega,因此我们应该更自由地享受这幅身体,享受性爱,不是吗?说道o协的宗旨,我看来是释放自我。”

“我建议将6种性别重新分成两类就够了,男人和女人。”

“这是变相歧视!作为omega可没什么见不得人的。这种分类只不过是一种让omega“强行”进入社会的方式,在我看来,omega一直在社会之内并且,作为一种特殊群体,我们应该享有与alpha/beta平等的权利。我们有我们的独特性,它不该被埋没在两性之下。”

“是啊,你挺着大肚子的时候自然看得出来你多么独特。”

“分成男女我们男性omega应该找个女性omega作为配偶?”

“嘿!你们知道点历史吗?以往omega数量稀少是因为许多omega孩子刚出生就被淹死或者掩埋,再来就是青春期之后毫无节制的“享受性爱”被alpha弄死或者死于什么肮脏的疾病,按遗传学的理论A、B、O三种人人数应该相等,而现在,五分之一到三分之一的omega依然选择隐藏自己的性别,选择作为beta生活一辈子。我觉得他们就是不想像你们这群精虫上脑的家伙一样如此‘享受性爱’!”

……

恺撒坐在转椅上扭着椅子,让它小幅度左右转动,心思飞到今晚的晚餐上。事实上,他从开始就没有听那群香喷喷的水果糖在谈什么。诺诺去见狮心会的新成员了,那个beta小妹妹。她头上沉重的刘海及其产生的浓稠的阴影让他无从着眼观察她的相貌。对了还有那副眼镜,镜片真厚。不知道诺诺怎么看上她的。恺撒想。也许想他吃醋?恺撒笑了笑。

一个眼尖的会员发现了这个笑容,立刻发难:“这个没什么好笑的,恺撒。我们知道你是alpha,不能理解我们的想法。可是我们希望,以你为代表的所有人,不特指alpha,也许有一天可以和我们一起探讨……”

“对不起。”恺撒坐直了身体,目光直视对着他诚恳地道歉。那个出头鸟顿时噎住了,脸红红地低头坐下。在他还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恺撒补充:“我是在想,你的想法很棒,没有几个alpha会真正考虑你们的想法不是吗,他们为你们做的大多是是为了息事宁人。你们的思维方式真的,深邃而迷人。”

那个omega被恺撒盯成一颗红苹果,深邃而迷人指的是思想还是他的眼睛?谁在乎,他可是被全校最迷人的alpha盯着看!

不过这显然引起其他人不满,“噢看那个婊子”的声音开始传开,组长朝恺撒礼貌的笑笑,恺撒也同样回敬了他,移开对苹果的视线。小组组长咳了咳,示意大家安静:“不如我们进入下个议题,呃……静一静。是关于对隐藏性别的oemega们……”

恺撒不由得思考组长这一笑是个什么意思。

“omega信息素抑制剂可不是什么好东西,吃多了会产生耐受性。”

“告诉你亲爱的,因为那种东西是皮下注射的。”

“多谢提醒,我敢肯定我们用的不是同一种。我对所有注射剂过敏。”

“等等我可不知道抑制omega腺体分泌的药物还有吃的?o协出产的新药?”

“呃……准确来说是舌下含服。百帕林制药厂。”

……

恺撒默默地托着头掩饰自己的悔恨:妈的,吃错药了。

要不是那个新上任的狮心会会长alpha体味熏得他头晕也不会把含着的药看都不看就吞进去。

会有alpha影响发情期的时间吗?诺诺就不会。

恺撒咬咬牙,想着今天差点在那个小身板亚裔面前腿软趴下的耻辱,这可没有第二次。还有那双黑不溜秋的眼睛,他都有种被戳出一身一脸洞的感觉。还是想想今晚吃什么比较轻松。


评论(6)
热度(75)

© Ladybir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