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dybird

坂8丨一周有七天

>私设如山,二人工作年龄同居中。



坂本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让红肿的脚踝继续支撑着自己走去厨房。

 

桌面上随便地放着一些“最佳员工”的奖牌,还有“最喜欢8823碳><”之类的粉丝送的小纸条,干得不错。

 

今天隼回来得早,厨房里煎鱼的香味早就飘到门口。隼用筷子帮鱼翻了个身,看着已经变成金黄色的表皮,对身后的人说:“回来啦,准备吃饭吧。”说罢才回头扫了他一眼,朝他笑一笑,又回过头翻弄那两条鱼,“你怎么这样走路,走楼梯崴到脚啦。”

 

直到他把鱼装进碟里都没等到回复,隼就认真起来了:“真的假的,”利落地熄火,把锅放进水槽打开水龙头冲掉油泡着,顺便洗了手,然后端着两碟鱼走到餐桌前放好,“你坐下让我看看。”

 

坂本的内心是拒绝的。但他看着隼紧皱的眉头身体就不由自主地坐下了,好吧好吧,“如你所见。”他摊开手。隼挑了挑眉,蹲下身拉高坂本的裤脚,顺便把坂本肿了的那只右脚的鞋和袜子脱掉,然后把他的脚放到自己大腿上看,“这真是很严重的一次扭伤。”隼评论道。

 

“我则把它认作‘电梯事故’。”坂本的眼镜用反光衬托主人严肃的表情,“一点都不好笑。”坂本已经放弃任何阻止他面前那个突然笑到流泪、笑到变形的人举动了,这次他没笑够,可能接下来一个月都要被他笑了。

 

“你真的忘了自己已经快要四十岁了?”隼在笑得擦眼泪的间隙问道,“早就告诉过你了,这样爬楼梯很危险,就是不听。”他把坂本的脚放下,收好他的鞋袜扶他站起来,还帮他拿了公文包,真诚地建议:“现在你可以先试试‘秘技·太空漫步’去洗手间洗手漱口,然后回来吃饭。”

 

    坂本没敢纠正他们只有三十出头的年纪,口闭得正如隼扶着坂本的手一样紧。

 

 

坂本看了这个他走了几十年的楼梯,叹了口气,认命地迈开腿,伴着脑中自动播放那天隼的大笑声从第一级走上去。身后几个离社会青年只有一件校服之遥的学生嚷嚷着:“坂本老师,你的电梯停电了吗?”然后哄笑作一团。坂本推推眼镜回答:“这里是楼梯,你们看什么呢。”然后继续潇洒地向上走,用堪比国家领导人上飞机的架势,手还向上摆动几下,以示“再见”。又要好好思考一个上楼梯的方法了,坂本默默地想。

 

身后的几个学生则因为智障的大声嚷嚷被路人用鄙视的眼神看着。

 

走过这条楼梯,直走500米向左,过一个天桥,穿过一条购物街就到家了。坂本站在路上望着前方五分之一秒,向右走,他现在要从下班路上穿过三个街道接他家隼一起回家,工作日每天如此,只是顺便。

 

自从崴了脚,路都变长了。坂本站在隼打工的拉面店前,不经意地抬脚拍拍裤腿的灰尘,顺便迅速地揉了一下脚踝。忽视了一群小女生对自己优雅的动作的惊叹,掀起帘子走进店里,店里马上掀起一阵更大的碎嘴浪潮:“天呐看看看那个男人好帅哦”“诶这不是坂本老师吗他也来这里吃拉面”“坂本老师掀帘子的动作好~帅~哦~”……之类的。

 

这个拉面店离学校不算太远,但也不近,每天仍然被放课后的学生堵地水泄不通,据说是味道好价格有公道,不过在坂本看来,顾客们的香水化妆品的味道都要遮盖住拉面的味道了,而她们来的目标只有一个——

 

“前辈!7号桌的豚骨拉面催了3次啦!”隼站在出菜的窗口对里面嚷嚷。

 

不一会儿,窗口里传出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她不是催我啊,她是想看你啊,8823!”随之而来的是厨房里飘出一堆大笑声,笑得隼脸都红了。

 

“我不管你们,我要下班了!”隼已经看到坂本了,他朝他招招手,随便向他的前辈老板招呼一声,就边解制服边向后台走。不过他大概忘了里面没穿衣服,看到自己赤裸裸的胸口一愣,又赶紧拉正衣领。从里面端菜出来的前辈看到这一幕是不能错过这个机会的:“挡这么严,你还以为自己是花姑娘?”然后越过8823朝坂本挤眼睛,还用口型说了“身材真好。”

 

身材再好也是我的。坂本无不自豪地想,然后装模作样地推推眼镜表达了自己是正经人,不是很懂你们的世界的样子。

 

 

从拉面店出来,两人都自动省忽略了现在很流行的“腐女”们的尖叫,共同计划待会路过菜市场的时候买什么。经过敦的章鱼小丸子的档口还免费被塞了两盒“新口味”、买菜的大妈多给了两个萝卜、到了便利店,坂本进去买了一本杂志,应濑良的请求增加销量还要记得填表应援他,据称他还是不放弃地想当谐星,可是减肥都成功了,还跨界演了一部小偶像剧的男N号……

 

“濑良最近很少在少女杂志里出现了呢。”隼边走边翻着《MENS’NON·NO》里采访濑良的几页一边嚼着章鱼小丸子。

 

坂本帮他拿纸盒,听着没有回答,只腾出另一手帮他撩开额前的长发到耳后。不知什么时候起,由于工作忙碌,隼再也没时间对着镜子仔细地绑小辫子。甚至有一段时间还剪了短发,可是听坂本说“还是长发好看”,就又留长了,有时候仍然会应潮流好好拾掇自己的发型,扎个花苞头。不过,无论怎么变,青涩的隼、成熟的隼,都是坂本喜欢的类型。

 

“怎么了?”隼抬头问道。

 

“不…,说起来好久不见小川了,那个总是跟在你身后叫你前辈的小丫头。”

 

“啊,她啊,她辞职回老家结婚了。怎么了,突然这么问?”

 

“时间过得真快啊……正所谓‘樱花默然转瞬逝,相对唯顷刻’*,我们也到了过一天相爱的日子就少一天的时候了呢。”坂本慢慢地说。

 

“你乱说什么话呀,不要乱立flag!”8823瞪了他一眼,收起杂志准备过马路。

“我也想回你一句诗,可是我不会,只好安安静静让你一辈子吃我做的饭了。”

 

*:土方苏三的俳句,也不知能不能这么拆开用lol

 

他带了个便当,平平淡淡地用筷子吃里面普普通通的家常菜,炸肉饼、厚蛋烧、嫩绿色的椰菜丝铺底,米饭上仔细地撒了芝麻。

这是头一天。

 

鳗鱼饭的香味弥漫了整个教师办公室,天知道那个饭盒是怎么做到的,更别提他碗里的味增汤,光是葱花也让人垂涎欲滴。

这是第二天。

 

“炸虾天妇罗和炖菜放在一起……天妇罗还是脆的?......”经过他背后的老师们低声议论着。

这是第三天。

 

……

 

到了第七天,对面桌的英语老师忍不住问道:“坂本老师,这是女朋友给你的便当吗?”

 

他对着饭盒里用紫菜条拼出来的笑脸,微笑着回应:“内子从今往后为我做饭。我看着这是好的,就把工资赐予他。”

 

不知是他的微笑太刺眼,便当的香味太刺鼻,最可能的还是他的话语温柔得太刺耳,大家一时间没发现他嘴里的“他”。他用银质刀叉切那些学校小卖部特供的咖喱炒面面包,到底比不上爱妻便当啊。

 

 

“……怎么这样……”隼皱着眉放下电话。

 

“怎么了?”坂本在矮桌对面改作业,随口问道。

 

“店里的前辈要回家照顾病重的母亲,也许不回来了,问我要不要把店盘下来。”隼帮着坂本拢了拢改好的本子,看坂本脱下眼镜,顺手从本子底下找出一盒眼药水递给他。

 

“他不是早就说要传你手艺了嘛。”坂本捏捏眉头说。

 

“这个啊,我要是学了搞不好你就吃不了纯正的隼的饭了哦?”隼笑着逗他。

 

“这个啊,”坂本朝他英俊地笑,“你倒注意问他酱油用哪个牌子*。”

 

*:《流星之绊》(应该是),一个师傅偷了菜谱却做不到一样的味道,因为秘诀在酱油里。坂本说的是隼做不到前辈的技艺,还是隼做的饭有自己的秘诀所以不会不纯正呢?

 

END


评论(12)
热度(133)

© Ladybir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