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dybird

葛伊|Goldilock

>死神虚圈那一对
no.6 葛力姆乔·贾卡杰克 & 从属官 伊尔弗特·格兰兹
>现代,高中,常人,架空
>不开车的pwp?
>无常理
最好所有人都搞基,都ooc
>夹带白恋


“喂,阿散井要来了,快快快。”葛力姆乔几个挤在窗前看着一个红头发的人走出教室门口向他们走来。

“汪汪汪~!”
“汪!汪!汪!”
“嗷呜~”

“哎老大,你那学的是狼吧?”
“我学的狼狗,没见识。哎,朽木家的小狗崽,你这是要讨主人的骨头去呀?我们也有啊,你来呀,先给我们哥几个叫两声?”
葛力姆乔说完,从午餐袋里掏两个鲷鱼烧扔在地上。

阿散井恋次手里提着两个大便当盒,看到地上摔碎的鲷鱼烧瞪了他们一眼,手上青筋都突出了却硬是没说话,只从D班课室快步走过。

“切,没意思。”葛力姆乔看他走远,就伸了个懒腰提着袋子走回去了。他本来还想抓几个砸他脸上,可人也走得太快了。

身后跟着的纳奇姆见助纣为虐行动不佳,跟着转身坐回座位,“老大,我们明天继续?”

“继续个屁,都连续两个星期了,他鸟过你吗?”

“就是,自从他妹妹进了朽木家,他这也越来越能忍了。”萧隆见缝插针。

“嘿,我还是好奇朽木家的大公子怎么要买个妹妹。”迪罗伊笑得心照不宣。

“这不是贵族爱好么,”萧隆迅速点题,也笑得歪瓜裂枣,“买个妹妹,送个哥哥,值!”

恶作剧不成,在背后占些口角便宜的几人也觉得胜了一筹,纷纷哄笑起来,但不久就觉得没趣,把话题引到各种黄段子上。葛力姆乔听着觉得没意思,把腿搭上桌子一闭眼开始睡觉。

刚从A班串班回来的伊尔弗特见到课室门外的红黄一滩,问他们:“怎么?阿散井原地自爆了吗?”

“老大刚才拿鲷鱼烧投喂他来着。”

“哈。人家才不要你投喂,人家跑去a班吃的是限量版24k黄金面皮鲷鱼烧,每一粒豆沙都比你们整个甜。”

说完,伊尔弗特坐到位子上开始给以葛力姆乔为圆心周围的小团伙发资料,他弟弟是A班学习委员,经常救济自己那扶不上墙的烂泥般的哥哥。

“特地跑去A班吃狗粮?”

“朽木家的不是养着他嘛。”伊尔弗特随口传播着恶意消息。语气讲得比珍珠还真。“……这什么……你们呆会打火锅也不叫上我!”伊尔弗特从脚边捞起一个萝卜慎怒道。

“数学课好机会呀,都成默认选项了。”纳奇姆从抽屉里拿出2包火锅调料甩了甩。



数学老师是个地中海,平时唯唯诺诺的,讲课还按书本念。班上已经没几个人听他的课了。自从葛力姆乔在教室最后烤肉开始,班上的上课纪律更加猖獗,但葛老大表示自己当时为了维护课堂秩序大冬天的都开窗了你还要他怎样?

这堂数学课葛力姆乔还是听的。只见他一手端着书另一手搭在大腿,眼睑微垂,甚至跟着老师的课不时点头,好一副求学若渴的学霸模样。连身后那香气滚腾的火锅蒸气都可以忽视的男人,一定可以干大事!

葛力姆乔嘲笑那几个吃火锅吃得呲溜响,仿佛火锅就是人间天堂的家伙几句后,低下头低声讲:

“你行了没。”

“嗯……好了。”

过一会儿,葛力姆乔的书桌突然钻出一个金脑袋,娉娉婷婷地摇着长发起来的样子,像守在城堡边的那条美人鱼。

“舒服吗?”伊尔弗特舔舔嘴。

“比上次好点吧。”葛力姆乔给予肯定。




评论(1)

© Ladybir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