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dybird

糖酥|和平年代的搞笑剧场

>ooc及一切看得不爽的原因都是我的锅
>现代paro,无常理,有私设。

Summary:唐总包养的小苏苏有一颗包养唐总的心。



唐山海感觉挺好,因为他捡了个田螺姑娘。

其实是个小子,不过长得可爱。

天晚的时候,他降下车窗徒劳地想擦掉后视镜的雨水,结果看到一个人站在车窗边,朝车主唐山海瞪着一对圆眼睛,更令人毛骨悚然的是,这个男孩在大雨中浑身冒着白气,和着那苍白到发青的脸色,不像是这个世界的人。

唐山海看了他一会儿。笑了,你真像个包子。*

然后天就让唐山海把他带回家洗个热水澡。洗完澡借他睡衣睡了一觉。睡醒吃到了那个男孩做的早餐。

天就让唐山海收留了这小孩。他叫苏三省。是唐山海在那团湿衣服的裤袋里找到的身份证说的,伴随梅菜般的一团散钱。必须说,唐山海抱有兴趣地帮他整理好了那些钱,因为他太久没见过5元的面值了。

苏三省恭敬地帮他拉开椅子,等他饶有兴趣地坐下还朝他鞠了个躬,即使说话也保持着,连头都不抬起,谢谢唐先生留我睡了一觉,我冒眛使用您的厨房给您做了顿早餐,不知合您口味吗?

是汤面,上面还有蕃茄鸡蛋葱花。天知道他怎么在厨房里化腐朽为神奇的,毕竟厨房的早餐他只找到过面包和牛奶。吃什么无所谓。

三省,坐吧。得到回应后唐山海又问,你吃了吗?

苏三省点点头,带着点急切的期待,您试试看,可以吃吗?

这样一个来历不明的他真的引起了唐山海的兴趣。因为唐总裁在想,即使里面下了药他也想吃一口试试看。

非常不错啊。

苏三省看见唐山海对口中食物露出真心实意的笑容,松了口气。唐先生,他开口,谢谢您。我本来是想找飓风皮革厂的老板要钱来的。我姐姐,她在工厂里受了工伤,老板陶大春不赔钱还把姐姐赶出了工厂,现在我们家又没钱了,我只好一个人来到城里。我想找陶大春讨个说法,唐先生您认识他吗?

唐山海的心瞬间被苏三省这种倔强却不肯掉眼泪的类型击中了,真是好单纯好不做作,和别的妖艳贱货一点都不一样!

我不认识陶大春,不过你放心,我一定帮你。先稳住自己和对面的人,来日方长。

陶大春他认识,就是昨晚和他喝酒的人。唐山海的五金厂已经和飓风皮革厂谈好了这批A货古驰皮带的事情,还小叙了一翻,从共奔富裕路到那些年我们追过的徐碧城。特么徐碧城瞎了眼,当年的小屌丝你爱理不理,如今的大老板你高攀不起。

至于讨个说法,讨个屁。等陶大春找到小姨子先!

苏三省见他信誓旦旦,笑成一朵小太阳花。他用袖子擦一把眼睛说,我不能白留在您家里呀。唐山海装模作样地整一下领带,你不用白留。既然你喜欢做菜,那我的三餐就交给你解决吧。另外这间五百平前带花圆后带游泳池的小房子么,你自己看着办。说完就潇洒地迈开长腿走出门,因为真男人从来不看餐后的饭桌。

另一边苏三省看着他以男模步越行越远,觉得唐山海真是世界第一man,可能是爱情来敲心门,不然他怎么会有胸口被锤开的感觉。

唐山海回来的时候给他带了个花盆。种子我帮你种下去了,我觉得它长出来的样子会很像你。

苏三省果然被这种类似怀孕的期待感包围了,他笑得好开心,眼纹都让唐山海起了些许退缩之意。但是他亮晶晶的眼睛好像两只圆圆的黑曜石,让唐山海自证自己的爱的意志力是强大的。他说,谢谢你唐先生……你要先洗澡还是先吃饭?

什么时候才能勇敢地说出最后一句呢?彼此都这么想。

有一天,陈深那小子说让唐山海接皮皮。关他屁事儿。可陈深没空,他让徐碧城和唐山海一起去呀。所以唐山海已经计划好全套,先接皮皮,然后和徐碧城吃一顿最后的晚餐,祭奠一下他俩没出生就已经死去的爱情。皮皮在中途的消失是被天上派来的皮皮亲妈领回家了。

万万没想到,他在这间贵族小学发现苏三省。他手里还提着一袋袋青菜和别的看不懂的食材,另一手抓住一个小学生,利落地把他怼到不引人注目的墙边,恶声恶气地说话。然后唐山海眼睁睁看着那个小朋友眼含热泪,从裤兜掏出一笔巨款,一张红衫鱼,塞进苏三省的手里。苏三省显然久经沙场,先威胁他几句,再放手,再用封口视线目送小朋友颤颤巍巍地离开。

当苏三省转过头来望见唐山海时,唐山海仿佛突然惊醒。他觉得自己一直以来的扶贫是在搞笑。他看着苏三省凶残的目光一瞬间坍塌,变成一种缱绻的,而熟悉的眼纹刹那即逝,因为它们游移上眉头。下一秒,苏三省就不管不顾地向他跑过来,差点被车撞到,但是苏三省的眼睛却言情一般地锁定唐山海,并付诸行动。

唐先生…。苏三省站定了,却不知如何开口。

难道我给你的钱不够你用吗?居然有脸抢小学生?唐山海难以置信地看着他,回想起苏三省早晨在他离家前甜得不谙世事的笑,也许,有百万分之一的可能性也好,他面前是个假的苏三省。

假苏三省开口道:唐先生,您,您一定要相信我,我不是……他们都是坏人!

好一个恶人先告状啊,唐山海暗自啧舌。他当初怎么会让这种人住进他家?

他们小小年纪就学着欺负人家,我小时候就是被他们欺负太多了我知道他们就是那样的欺善怕恶……唐先生您要相信我,您、您千万不要赶我走,求求您……

假苏三省讲着讲着就开始流泪起来,其实您给我的钱我都没舍得用,我放在柜子里了,我,我不想你看不起我,我知道我只是个麻烦您却肯收留我,我真的很感激的,……

唐山海太震惊于眼前的现实,几乎忽略耳边苏三省的哭喊,直到苏三省一巴掌拍在他身后的墙,红着眼眶抬起头吼,我以后会更加努力(抢钱),我会把你宠成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

虽然放学后的校门人声鼎沸,苏三省的豪言壮语还是极其吸睛,唐山海尴尬地站了一阵子令苏三省也意识到这个问题,赶紧松开手站到一边,低头小声地抱歉。这个苏三省的耳尖红红的,挺可爱。唐山海默默地想。

山海。徐碧城终于从人群中找到皮皮向他走来。唐山海如获大赦地直起身向她走去,跟在他身后的苏三省听到这两个字时立即抬头望向声源。唐山海突然意识到这个苏三省是真的,他这样的眼神更应该是在看陶大春时有的,阴冷的样子,带着轻蔑上上下下地打量面前的女人和小孩儿。

这个眼神他见过,来串门儿的柳美娜就是这样被吓跑的。

我来介绍一下,苏三省。徐碧城,这是皮皮。唐山海首先开腔。

徐小姐你好。苏三省微微弓一下身当作打招呼避开徐碧城伸出的手。但他直起身时和唐山海的对视却是一种疑惑。有什么好“疑惑”的。唐山海见他快速瞟了一眼皮皮又向他看来,他领悟了,——苏三省的意思是,你怎么会看上这种生过孩子的女人?

唐山海一时也无言以对。他看着苏三省面无表情地在皮皮面前蹲下,先随意地揉一把皮皮的头示个好,然后把手里那一百块塞进皮皮手里,让皮皮破涕而笑。

哦,恕他眼拙,原来皮皮刚刚一直低着头在用袖子擦眼泪不是擦鼻涕。

皮皮,谢谢叔叔。徐碧城也蹲下身,温柔地引导。原来皮皮是因为被抢了钱才哭的,我刚刚问了他,他不肯说。

你们怎么给一个小孩这么多钱。唐山海问。

是陈深,他怕皮皮有急用。徐碧城边给皮皮掏纸巾边回答。我先带皮皮吃点东西,你们呢?

我们先回家,菜都买好了。唐山海把苏三省拉起来说道。

好,那我们先走了。你们开车回去吧,我们走路就行。徐碧城仔细看了看苏三省和唐山海,笑眯眯地带着皮皮道了别,离开了。

唐先生,苏三省还是低着头,还是红着耳尖,好像徐碧城从未出现过。……你送我的太阳花开了。




End.


*引《麻雀》小说


本来真的想写一个抢小朋友钱的苏三省,然后让他们为三观不同而大打出手再折腾成he的,因为这样真的很搞笑_(:з」∠)_不过还是从简了。

好像大家都误会了,其实括号抢钱是唐山海脑补的,小苏苏本意是去打零工之类的正规途径挣钱呀😆




评论(8)
热度(39)

© Ladybird | Powered by LOFTER